您的位置:美高梅游戏平台网站 > 历史 > 朱元璋残暴和仁义的双重脸谱

朱元璋残暴和仁义的双重脸谱

2019-05-11 10:29

原文标题:做戏皇帝朱元璋残暴和仁义的双重脸谱朱元璋 一队亲兵从吴国公府疾驰而出,他们直奔三山门外的邵荣兵营,传达朱元璋的令旨:马上举行阅兵,朱元璋要亲自检阅,并颁赏赐。 邵荣、赵继祖信以为真,对这些亲兵丝毫不加防备,因亲兵开路是朱元璋历来的排场。没想到他们进帐后突然扑了上来,将他们两个拿住,并拿出令牌,说这是朱元璋令旨,其他人便不敢轻举妄动了。 两个人被押进死囚牢房,自忖必死无疑。 傍晚,牢门“咣啷”一响,有人高喊:“吴国公驾到!”只见朱元璋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。 他看见邵荣、赵继祖手上、脚上的铁镣,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沉的,大骂: “狗日的牢头,为何给邵将军、赵将军戴铁镣?快来给他们除了!快点!” 邵荣、赵继祖对朱元璋这套猫玩老鼠的手段已经看惯了,都不吱声,只冷眼看他演戏。 牢头慌忙跑来开锁解镣,临走时,朱元璋还给他屁股踢了一脚,牢头打了个踉跄,差点栽了个跟斗。 朱元璋又叫随从们从食盒里端出鸡、鸭、鱼、肉及各种山珍海味。 他亲自给他们二位斟上酒,说: “二位先请压压惊,来,先干一杯。” 赵继祖也是与朱元璋在濠州起事的旧人,英勇善战,屡立战功。他对朱元璋阴险、高深莫测的性格认识颇为透彻,故只袖手旁观,冷眼相待。 邵荣却端起了酒杯。 朱元璋笑嘻嘻地问: “二位与我同起濠州,尝尽艰辛,眼看着我版图大增,实力日强,开国立基有望,实指望与二位共享荣华,为何竟生歹心,欲加害于我?” 邵荣说: “想当年在濠州,我们是何等融洽,你睡在床上,我们有事找你,上去把你被子掀开拖起来便可。哪像现在,要见你要左通报右通报,通报了半天还不一定能见到。” 说到这,邵荣有点激动起来: “在濠州,大小事儿你都与弟兄们商量,如今你只听几个酸秀才的话,对我们,喜怒无常,动不动就呵斥,要么就拉下个脸块,给我们颜色看。” 邵荣仰面把酒喝下,叫朱元璋再为他斟满,又说: “最叫人恼火的是,我等常年在外厮杀,攻讨城池,多受劳苦,你却把我等之妻子老少拘留在应天,使我等骨肉分离,不得团聚。你这么做,哪有点人气,全是为了你自己!我等造反,亦是不得已!” 说罢,不觉流出了眼泪。 赵继祖却不耐烦了,瞪了邵荣一眼,说: “你哭个什么!要是早点听我的话早下手,何至于像今天这样猎狗死于床下。事已至此,一死而已,哭有何用?还不如多吃点酒肉!” 说着,举杯痛饮。 朱元璋已笑不出声来了,只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。 朱元璋知道这二位老伙伴说的是真心话,也是其他老伙伴们想说而不敢说的真心话。 所以,尽管他们犯了谋反大罪,罪不容诛,他也不能擅杀,必须征得诸位将领的同意。他先找常遇春等几个半路出家,追随他的将领促膝密谈了半夜。 第二天,他召集各位将领商议此事。他说: “吾一直视邵荣为腹心,他却干出这等迕逆之事,尔等为吾计议,应如何处置?吾意看在濠州旧人分上,将其终身禁锢,听其自死。” 常遇春接过话音,愤愤地说: “主公,旧情当然要念,但主公乃天下人之主公,非仅濠州旧人之主公,故主公对此事宜绳之以法。古人云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何况旧人。邵荣等穷凶极恶,图谋造反,罪不容诛。若主公不忍杀之,我等也义不与他们同生于天地之间!” 这些意思,都是朱元璋点拨过的,没想到他竟讲得如此慷慨,如此凛然,朱元璋不禁暗喜,口里却说: “常将军之言固然有理,但吾总舍弃不下濠州与我共同起事之人。吾知这是弱点,于大业有碍。今后必当力戒,做天下人之主公,为万民垂范。” class=’page’>上一页1

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平台网站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朱元璋残暴和仁义的双重脸谱

关键词: